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世界 >> 国际视野 >> 正文
分享到: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2018-12-4 3:53:00           作者: GEO视界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佤邦南部,佤族移民到了泰缅边境。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12 岁的佤族童军鲍岩荣在前线执勤。


赌场里的旧版人民币、“文革”式的军歌、昏暗的小商品市场、宾馆房间里的色情服务广告……佤邦表面的一切都在塑造着一个低质的山寨中国,宛若我们20年前的破败小县城。而私宅大院里的几十部豪车、按部队番号划分的区块、矿山主人的私人娃娃兵军队、夜店年轻人随身携带的枪械,又让佤邦成为一个由权钱武装起来的军事化社会。别担心醉酒的人们会冲动交火,佤邦的枪口向来一致对外,对向那个他们既承认又防备的祖国——缅甸。

偷渡很容易,却穿越回了从前的中国

“严禁非法出入境——勐啊边境检查站宣”,几个大个儿白字印在红色的长条横幅上,反倒成了某种醒目的路标:往右,严格盘查车辆和证件的口岸大桥;往左,交钱蜷缩入橡皮艇的偷渡“口岸”。陈姐那辆思茅云J 牌照的蒙迪欧,就是在这个“路标”前把我放下的。我刚想为自己即将到来的“非法行为”拍照以直播到微信朋友圈,前来做生意的摩托司机就勒令我快走,“这可不是随便挂着玩的,抓住了麻烦”。

偷渡工具是那种供户外娱乐用的充气橡皮艇,一屁股陷进去后,船夫也立即趴了进来,双手作桨,逆着30 米左右宽的南卡江激流,向地图上属于缅甸的境外划去。偷渡费用总在随着水流缓急而变化,我赶上的恰是定在最高200 元的涨水时节。过江后爬几步土路上到公路,就有着持老式AK-47 的小战士负责登记,算作口岸。再交上30 元人民币,你就可以拿到一张戳有公章的“司法委缉毒大队专用发票”,算作“签证费”,回程时还得交还。陈姐家的另一部越野车在边防站接上了我,右舵右行,没过10分钟,掠过跨境大桥的正规口岸,破旧的楼房、脏兮兮的街道跟着闷热的空气扑面而来,邦康,佤邦的首都到了。

云南话、人民币、移动和联通的手机信号,确实是这个既属于缅甸、又独立于缅政府的“外国”所流通的语言、货币和通讯方式。可以对半砍价的昏暗小商品批发市场,光着膀子半躺在办公室长椅上打牌的工商管理局工作人员,川湘风味和河南板面,坏了几根二极管的夜店、慢摇吧、按摩店和KTV 霓虹灯,顺着几座教堂、寺庙和“回族教堂”后的山路可以绕到山顶的城市唯一景点——佤邦独立纪念碑……加上台球厅、网吧和游戏厅,无论怎么看,邦康都像极了多年前的中国边陲县城,而城里几乎所有的商品和生活物资,也都得从江对面另一座当代边陲县城——云南省孟连县运送过来。

边贸往来中,佤邦又能给对岸的中国带来什么呢?

长期与缅甸政府的军事对抗以及与国际社会的严重隔绝,让本来立下剿灭大毒枭坤沙部队头号战功的佤邦联合军,随即陷入新的毒品王国黑名单中,甚至被美国参议院指为恐怖主义组织,佤邦人也颇有些得意地吹嘘: “我们的鲍总(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在本·拉登挂了后,就被FBI 列为通缉扑克牌里的大王。”为了获取难得的和平发展建设环境,鲍总许下“毒品不绝,提头来见”的承诺,并率领佤邦联合党让民众走上了艰难的鸦片替代种植道路。

如今,除了极少数漏网之鱼,毒品基本不可能从勐啊口岸流入中国。而早先无节制砍伐的原木,以及猎获的象牙、虎骨、穿山甲片,也纷纷成为被严格监控的违禁走私品,难以再明目张胆地过江过境。街上的珍奇药材店里,还陈列着各种野生动物骨骼、牙齿,但也仅供当地的政府官员、矿山主和胶林场主花大价钱消费。被磨成粉末的刺猬尖刺,倒是能躲过警犬的鼻子,作为某种可供止血去痛的药材,与过不了检验检疫的年迈水牛一道,被偷偷带入国境。因此,几乎只剩由171军区下属宏邦公司开采的珠宝玉石,成为鲜少能合法从佤邦流入中国的商品。

闷热的天气并没能将蓬头垢面街道上的灰尘压住,大排量豪车时不时高速冲过,将路边的灰土卷起砸向电风扇吃力旋转的商铺里。我加快脚步,躲回陈姐家那套有着大院的三层别墅里避暑,佣人早已为赶长途归家的主人换好拖鞋,厨房准备好了劲辣可口的佤族野菜,一个男孩端着盛满缅甸米饭的金盆,安静地站在餐桌一侧,见谁碗里要空了就上前舀上一勺。“来我们这儿都担心登革热和疟疾,预防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吃油腻的东西。”陈姐的经验颇为独特。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当地餐馆里很容易吃到果子狸、蟒蛇、巨蜥、熊掌等珍稀野生动物食材。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佤邦北部那盘的乡干部与熊掌,当地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山民捕到大猎物必须上供部分给乡政府领导。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昔日,烟农在播种山谷。禁烟的军令状颁布后,这样的场景已成历史。


三个政府发的三张身份证,和同时拥有它们的人生

我是在昆明宝善街一家现场音乐吧通过陈姐“面试”的。中国“文革”式的军歌、土豪般的赌场、“紧密团结在以鲍有祥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等熟悉口号、时常自称被坤沙残部蒙泰军栽赃的涉毒屠杀,是我之前对佤邦这个“山寨中国”的所有认识。“外人对我们有猎奇心很正常,我们的社会确实落后,但要是想乱造谣和污蔑我们,那么不欢迎”,陈姐明确着佤邦人的立场。

在没有乐队驻唱的这个夜晚,这家市中心的酒吧竟成了上世纪末那种各桌轮流点唱的KTV。陈姐不但自己喝高兴了,也让刚到昆明读书的18岁儿子学着喝点,以早点适应社会。喜欢李翊君的她,叫来服务员点上一曲《风中的承诺》,无奈一个喝醉的麦霸始终黏在台上,从别安唱到张雨生。陈姐只好带着遗憾,去到楼下做足疗。

和大多数频繁来往于中缅边境的佤邦人一样,陈姐也是来自云南沧源县的佤族人。几十年来,渐次通过矿业开采、胶林种植、茶园采摘、内地商铺以及餐饮业的投资,成为当地颇有些名望的成功商人,无论是在邦康讨生活还是在北京做生意的沧源人,都或深或浅地认识她。她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送到外面读书,老大从泉州的华侨大学的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已回到邦康帮着陈姐打理家族生意;老二刚到昆明读大学;老三去了美国路易斯安那半年,打电话来吐槽“文化休克症状”,跟女同学逛超市,把选好的东西搁在一块,女生转过头来问“还等着我替你付款?”在从小和富孩子玩到大的他看来,谁付不都一个样;小女儿在普洱市上初中,沉默寡言的老爸过来看了她几天后,就让司机捎上前来汇合的陈姐和作为客人的我,一道回佤邦去了。

陈姐和她先生都既同时持有中国身份证、佤邦居民证和缅甸身份证,在边境与“偷渡”的我暂时分道扬镳后,就将车径直开回家里,成为院里近十部越野和商务车里不起眼的小个子。所办学校的20个学生在院里以及隔壁她妈妈的宅邸里帮忙,打扫卫生、洗衣做饭,管吃管住,其中也有不少家里远房穷亲戚的孩子——而到了该上学的日子,又被送回交通不便的深山的校舍中。

忙着刷微信朋友圈的陈姐,被几张血腥的图片恶心到了,血泊中躺着面目全非的三个人。那是早上刚发生在邦康的一起重大命案,一个来自云南澜沧县的拉祜族移民,因为媳妇跑了,就追到媳妇娘家要人,丈母娘说气话,“她不在,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儿,杀了我们也不知道”,结果那家伙真动手了,老丈人两口和一个叔叔成了冤魂。陈姐一方面抱怨这个凶手,“估计也是吸了毒”,另一方面也很讨厌转发这些图片的好友,“她还是个女企业家呢,尽传播这些负能量!”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深受佤邦人民爱戴的鲍总一声令下,佤邦联合军在辖区内捣毁海洛因加工厂。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缅甸玉石矿区出现的奇云。


去蹦迪枪就随手甩桌上,敢不规矩老子派兵抓你

19岁的阿龙,是陈姐安排给我的司机和向导。还没来得及多了解认识,他就得意地表示自己是那些“负能量”的源头,“刚刚烧了人回来,就地火化了那三个死者,这些照片就是我拍了上传的。”

“你们这儿的警察不设警戒线?让你们随便进去拍照?”

“在我们佤邦这很正常。”阿龙说道。

而在佤邦在线网的前一天头条新闻里,也是另一起导致两条人命的家庭杀戮案件,司法委的发言人再一次痛斥毒品的危害性,并强调着彻底根绝吸毒贩毒的必要性。

阿龙家里也是陈姐的远亲。他本是泰国清迈人,爸爸佤族,妈妈傣族,后来全家也搬到了亲戚众多的云南沧源。会说泰语、傣语、普通话、云南话、佤语、缅语和英语的他,以多个身份证去过泰国、缅甸的不少地方,而在中国,却还没到过云南以外的地方。“我尤其喜欢英语,可待在佤邦又基本用不上”,因此,他尽量多地在微信朋友圈用英文思考人生。

暴力从来都是少年乐于炫耀的。“以前也总喜欢约单挑,但我们这儿守规矩,即便对方来了几十个人,也只会是跟你有仇那个上,当然,被一大群敌人围在中间怎么都会手脚发软。”

经常来往于两边的云南矿主谈及在佤邦的人身安全,总是说“比内地还安全”。其实,由于与缅甸政府军的战斗从没真正停止,虽说如今也有了严格的审核手续,但大多数佤邦人都拥有枪支。阿龙这样的年轻人留连于夜店和慢摇吧,从来也都是装着枪械随便进进出出,门卫从来不管。酒后的口角和打架当然不可避免,可奇怪就在于,这些危险的武器竟从没走火过。军队的强大控制力和夜店的强硬后台可能是阻止驳火的重要原因,可气头上的年轻人总能克制住某种底线更是决定性因素。而能在一个冲向自己的碎酒瓶前还保持冷静与理智,究竟他们是如何做到的?谁也没能给我满意的答案。“我们有时就带着手枪进去蹦迪,很是不舒服,就随手甩在酒桌上,也没谁会顺走。”阿龙说道。

“抓走”“拿下”“办了”,这些带有暴力色彩的词汇,成了佤邦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某个上午,我去一家非常简陋的面馆吃早餐。一个男人正在骂骂咧咧地生闷气,“他妈的要是敢回来你,老子派兵把他抓了!”他就是这家面馆的老板,河南许昌人,打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在北京军区又服役好多年,复员后在1992年第一批下海,至今还拿着某单位每月2000来块的空饷。2000年后来到佤邦开了好几个矿,成了大老板,面馆只是留给媳妇守着的。

河南老板愤怒的原因,在于最近从中国澜沧县请来一个放开山炮的,说好300一炮;那工人放了两炮、不交代一声就跑回老家去了,落下一堆烂摊子。跟他一起放炮的是个老实人,赶到邦康来给老板汇报实情,还试图帮工友拿600块钱。“我们这儿虽然没有合同,但也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他只要回来,老子一定叫兵给他抓了。”

叫兵这码事倒不是吹牛,佤邦只要是开矿搞橡胶的,谁都能养一队娃娃兵。这些孩子们在部队里的待遇,最近从每月50元提高到150元,但还得扣除包吃包住的50元生活费。企业主与军队搞好关系后,就可以让娃娃兵们到矿上帮忙,让孩子们的工资涨不少外,也让自己拥有了一支私人军队。

阿龙觉得如果自己再小一些,那也可以算娃娃兵,属于陈姐私人军队的一员。他自己也军训过半年,但不必向佤邦联合军报到,不必参与任何训练科目和接受鲍总检阅,是彻底私有性的;但如若佤邦遭遇外敌入侵,那他们都是有义务随时加入佤联军上战场的。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新兵集训3个月后才能分到连队。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新兵集训3 个月后才能分到连队。


“非常有钱,生活质量非常之低”

贫富的分明泾渭,既体现于军中百元的月入和矿主亿万的腰包对比时,更直接呈现在市中心的“邦康娱乐中心”里。钓鱼机满布的电子游戏厅散落于广场四围,一间“富源足彩公司”挂着大屏幕,实时播报着全球各级足球联赛的投注水位,广场正中,则是疯狂吸纳着佤邦居民财富的三层赌场大楼。一层属于穷矮矬的屌丝,穿着白衬衣红褂子的服务生在百家乐、大小点和龙虎斗前忙活,黄昏时,这样牌桌的下注下限10元,上限3万8。另一个大厅里可以碰到云南边陲常见的小金额娱乐活动,比如大草绳分别拉下三个大骰子,根据压点数决定输赢;再比如对生肖属相下注的大转盘,面前盛满了大堆一元面值的脏兮兮旧版人民币。二三层则是属于大赌注搏杀的私人房间,据当地人说,部长们在这里输个上亿元都不算什么新闻。

官员们拥有十几部甚至几十部豪车也是再正常不过的配置,普通生意人奋斗几年也能买上一部好车。虽说从云南过来的汽油在佤邦涨了不少,但来自缅甸和泰国的走私车也能比国内便宜好几倍。2009年8月8日,曾多年与佤邦共同进退对抗政府军的果敢特区发生严重军事冲突,有钱人只得丢下开不走的大批豪车逃往中国,北部的朋友打电话给阿龙,“快来开走几部”。因为一时犹豫而没能赶去发战争财,这让阿龙一直有所遗憾,后来这些豪车都被赶走了彭家声政权的缅甸政府军充公了。

佤邦人习惯用部队番号命名地方,阿龙带着我在正压铸的土路上飞驰着,经过一段将扩建为住宅和菜市场的宽阔路段,不一会儿就离开了作为首府的邦康特区,进入318旅的地盘。被挖平的山地里错列着部队的营房,唯一一条街道上的居民住宅和商铺早已被漫天风沙糟蹋得满目疮痍,而高官的豪宅则隐在靠近林地的街边深处。318旅地盘的尽头有着一个岔路口,一条往南插向掸邦第四特区的小勐拉和泰缅边界的金三角名城大其力,另一条往北沿着南卡江去到171军区的地盘。陈姐的矿山和大部分橡胶林也都在南卡江对岸,军区守卫会一一盘查,阻止无关人员进入。

山路上可以途经佤邦境内一座难得的公共游泳池——在终年闷热的气候下,这个运动场所可谓是佤邦有钱人的避暑天堂,小吃和饮品的价格也比城内超市要贵出好几倍。开放商曾经在泳池旁的溪流里放养着很多会做“足底按摩”的小鱼,一次山洪暴发,小鱼都不见踪影了。

回到宾馆房间,两个服务员正在借打扫卫生的时间,躺在床上吹着空调看中国的相亲电视节目。见我回来,连忙做样子忙碌一会儿又礼貌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佤邦走进当代“水浒”
下一代普铁主力:动集列车今天喜获准
别了,绿皮车!中国新一代普速列车,
跨军种晋升:空军空降兵某军原军长刘
糟辣椒遇上猪肉丁:辣得起,放不下
太阳系十大卫星,两个比水星大,四个
民政部 全面推进婚俗改革倡导简约婚
碎叶城到底在什么地方?
热门TOP
韩国陆军计划12年内完成“师改旅”
我国产歼FC31或终于要获得订单?过
未来100年内,地球将从0.72型文明
有钱就能任性?美国有多强,NASA就
世界一线城市排名:香港第3北京第4
今年12月,我国将发射史上第一艘在
中国将首次建造大型邮轮 计划2023
宇宙究竟有多空旷?计算结果令你不
     
精彩推荐

任泽平:再过10年,中国有望取代

韩国陆军计划12年内完成“师改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